EP.15 外派生活 巴西拓荒者!世界最大最遠的叢林海外生活|ft. Wayne | 拉丁賽

/, 南美洲, 巴西, 精彩好文/EP.15 外派生活 巴西拓荒者!世界最大最遠的叢林海外生活|ft. Wayne

一場陰錯陽差使得這位少年踏上了許多人都不想去的拉丁美洲的亞馬遜外派生活,懞懂傻勁的一夕間讓他來到了這個曾經懷疑人生的地方,最後愛上了這片叢林的生活…他說:「這趟旅程對自己人生有一個非常大的影響和啟示,尤其是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內能學到這麼多事,如果沒有這個陰錯陽差,也沒有機會去到一個文化差異這麼大且離台灣這麼遙遠的國度…這是人生中很可貴的一個回憶,這三年令他感到最幸福的有兩件事…..當地的員工這個….舉動,還有當拿著台灣國旗拍照的時候….」帶著任務的外派生活其實蠻無趣的,但海外人生的型態與精彩是由你自己決定….,EP.15 充滿有趣、知性、樂觀和感性的….

拉丁賽EP.15音頻內容

外派前・酸滋味

第一個外派!為何會去瑪瑙斯?

那時在 A公司工作第一年,就被拱去做公司春酒主持人,我的主管跟我說:「欸,等一下總經理可能會藉由這次春酒,幫巴西打個廣告,問大家說巴西有一個缺,看看有沒有人要去?」 

 

接著主管又說:「我猜應該沒有人會想去,所以到時候場面可能會有點尷尬…..身為主持人,為了不讓場面尷尬,你一定要給老闆一些歡呼或什麼之類的,你甚至可以開玩笑說,不然就你去好了!」

 

Wayne就跟主管說:「好好好~ 那等等就這樣辦。」

 

春酒晚會中,老闆真的問了大家這個問題,結果台下果真一片寂靜,一度非常尷尬,於是Wayne趕緊跳出來說:「如果老闆你覺得我工作能力還可以,不嫌棄的話,我願意去嘗試看看。」

 

原本想說這只是做做氣氛,大家笑一笑就罷了,結果沒想到一兩個禮拜後,真被總經理叫到辦公室說:「欸,上次你說的事情是確定的嗎?有要去巴西嗎?」

 

那時真是超…….尷尬,因為老闆直接跳過我的主管,來問我這件事。那時剛出社會沒多久,身邊其實有兩個機會,一個是去巴西,另一個是去大陸,那時我的想法是,如果要去大陸,以後都還有機會,但如果沒有去巴西,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去,後來也開始思考,這是不是剛好也是一個機會?就決定去巴西闖一闖了!

出發前・的心境是這樣

一開始告知家人這件事時,其實家人不太能接受。

 

因為大學畢業前一年去了美國做交換學生,已經離開家一年;後來當兵也在外島,又離開家一年。好不容易回來,在台灣工作一年之後,又要再出去。只好跟家人多溝通,說巴西對職涯發展不錯,想去體驗看看,最後在和家人溝通幾次之後,他們同意了。

 

一開始想說可以去巴西看一下,感覺蠻酷的,可是真的要出發前,還是會想很多,因為要去一個從沒去過的國家,然後網路上查到的資訊又都很負面,像是搶劫一堆有的沒的,所以那時的心情很興奮,但又有點緊張。

美國轉機 飛向巴西:真的要離開了

飛去巴西真的不是一件開玩笑的事!巴西真的很遠,從台灣出發,不管是走中東線,還是美國線,都要轉機飛過好幾個國家。

 

先是飛到美國,美國是一個已開發國家,會讓你覺得很舒服,然後再從美國內部轉機,轉到邁阿密,然後開始往南飛。

 

直到美國飛向巴西那時候才開始覺得:「好像真的要離開了!」 因為美國還比較有熟悉感,而且英文可以通,但當轉機往南飛時,看見乘客從亞洲、美國人,變成都是南美人,大家說話從英文,全部變成葡萄牙文,西班牙文,真的就會開始覺得不一樣!

外派生活・甘苦味

當右腳踏入巴西 Manaus 機場時|開始懷疑人生

當時是直接到 Manaus 的機場,這輩子真的沒看過這麼破爛的機場!

 

一般國際機場的機場大廳都是用瓷磚鋪成的,應該還會有一些 shopping 的店,但  Manaus  機場的地板是水泥地,然後旁邊那種刷筆電的大概就只有兩三家,而且還要死不活的,會讓你覺得這到底是怎樣!

 

還記得非常清楚,因為瑪瑙斯靠近赤道,一走出機場一看那個溫度不得了,那時已是晚上 11, 12 點,溫度還有37, 38 度,真的非常的熱,那時才覺得已來到了不同的世界!走出機場時,還想說是不是選錯地方了,好想回家啊~心中頓時感道有點後悔!

 

公司派了一位南美司機來接機,感覺出很不爽,臉很臭,然後開後行李箱時,一直叫我把東西扔上去,之後坐進一個大型廂型車。接著司機就從機場開往住宿點,路途中還隱隱約約看到地上有很多坑洞,欸~ 這些坑洞不是小小的坑洞,是會讓輪胎整個塌下去,然後再彈起的坑洞啊!

 

然後我就從窗戶,看著遠方亞馬遜叢林的樹,還有月光灑下來的畫面,很多人生跑馬燈就在此刻出現,我就開始疑惑:「這個時候我不是應該在家裡舒舒服服,看著電視幹嘛的,我為什麼要來這邊啊?」

不會說葡文 語言不通怎麼辦?

那邊的地方語言是英文跟葡萄牙文,剛去的時候完全不會葡文,只有準備一些單字的字卡,還是公司幫忙準備的,可以指著字卡和人簡單溝通。前一兩個月的生活都卡卡的,走到哪裡,第一句就是跟對方講說:「欸…不好意思,我不會講葡文。」 然後就開始拿 Google 翻譯,跟對方說我要吃這個,我要買這個之類的。

 

他們那邊大多都不會講英文,工廠裡只有某些特定的員工,因為工作的關係可能會講英文,但大部份都是不會的。

 

在那邊我有兩個角色,一個是對外,也就是對客戶,客戶大多會講英文,但比較麻煩的是對內,也就是管工廠。工廠大部分人都不會講英文,就只有兩個女生會講,對內的一些宣導,都是靠她們兩位幫我翻譯,才能度過前兩三個月。

 

但到後期一點,發現我想表達的東西,如果用葡萄牙文講真的有點慢,所以後來我就偷偷多招了一些會講英文的員工 (笑)。

在巴西工作 大小事情都這樣搞定

要去巴西之前,老闆只給一個任務:就是讓工廠損益兩平。

 

那時由和另一位陸籍同事,兩人一起管理整個工廠,把工廠運作起來,所以絕大部分事情,都在我工作範圍裡面,當然也包括招募。

 

招募一開始是找當地的獵頭,但我後來發現,他們找來的人要嘛不太 OK,要嘛就是獵頭自己的親友,而且招募的費用非常高,會有一種被坑的感覺。後來覺得這樣不行,所以開始用當地的工具 (像是台灣的 104 ),自己來找自己的獵頭。

 

我們一條產線滿的話,大概需要 70 – 80 人,當時大概只有 30 幾人,我們至少要先把一條產線拉滿,才可以正常運作,所以還差近 40 人,所以就決定自己去面試把這 40 人找齊。

無奈!公司一年被吿 20 次以上

大概一年內,我們被告了快  20 次,不我們絕對沒有壓榨員工,但怎麼會被告那麼多次呢?因為巴西對勞工是相當保護的,只要講話「稍微」大聲一點,或是走過去撞到他肩膀,他就可能說你性騷擾。

 

後來怎麼解決這 20 次被告呢? 我們當時向公司集團的法務部求助,因為法務他們很常處理這種事,所以當然會有一定的程序。

 

很常出現的狀況是私下和解,基本上都是付錢了事。如果和他們調解,就算他們輸了,他們還是會有一定的錢可以拿,但是如果他們贏的話,就會拿到很大一筆錢,所以對他們來說,就是不告白不告,一定要告!

 

那時裁了很多不適任員工,真的是被告翻了,反正就是只要一裁員,隔兩天就開始有東西來了。但沒有辦法,在前期你一定要做這件事情,不然就是沒辦法把工廠 RUN 起來,因為有些人就是對你愛理不理,那時才 26, 27 歲的我,當地人會覺得說:「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你連葡萄牙文都不會講,還想要管我們?」

 

我一開始在總公司是業務的角色,所以對外我覺得沒什麼問題,但是把生意帶回來,要在公司能夠生產,才能夠RUN 下去,對內就變成一件很重要的事了,這個才是那時我覺得最困難的地方。

用心良苦 和員工變成麻吉

其實後來我花了蠻多心思,思考我可以怎麼做? 我發現在管理他們時,不能夠把自己當作是老闆,就是 你要聽我的,這沒有什麼意義。

 

後來,我決定先拉攏一些行政的員工,以及 operator,慢慢和他們建立感情。

 

在公司工作的時候,我們都公事公辦,但是下班後我們就像朋友,我會請他們一起去吃飯,一起去酒吧喝酒,他們超愛喝酒的啦!接著開始參與一些他們小朋友的 BABY SHOWER。

再來,如果我們這個月的生產目標達標了,我就會買很多他們喜歡的巧克力,然後大家一起共享。有一部分是自掏腰包買的,有一部分不是,因為我跟公司說,這樣做才有辦法幫助我繼續運營,不然會卡住,公司也很爽快答應了。

 

後來他們也開始把心打開,跟我分享一些心事,一旦他們覺得你是一個朋友,覺得你私下其實是一個好人,那他們在工作上就會越來越支持你。

 

巴西人有一種性格,跟亞洲人很像,就是「有關係就是沒關係」,他們跟你關係好的話,他們就會盡全力幫你。他們就像小朋友一樣可愛,我猜可能不只是巴西,南美可能都存在這樣的風景,我在那邊體會還蠻深的。

從 Manaus叢林到聖保羅都市

那時的客戶分成兩類,一類在  Manaus,因為  Manaus  是一個工業城,有很多的組裝廠。

 

因為我們公司是賣零件的,所以需要和組裝廠建立關係,了解一下市場行情,所以我每個禮拜都會在  Manaus  到處跑,和組裝廠建立關係,有可能會接觸到巴西當地的組裝廠,也有可能會接觸到韓國、日本、中國的組裝廠。

 

我在巴西的時候,剛好有和即將離職的學長有一段時間重疊到,所以有一次他帶我去南方的另一個城市聖保羅。雖然  Manaus  跟聖保羅都在巴西,但他們的差別非常大,越往北,越有荒野的感覺;越往南,越有都市的感覺。

 

因為那時已在北方叢林裡住了一個半月,從叢林飛到南方聖保羅的時候,就真的很有感觸,而且我看到星巴克的那一刻,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嗚嗚)。

南北兩地開發業務 秘訣大公開

因為老闆給我的目標是損益兩平,但我想讓工廠甚至可以賺錢,我內心有一種「我一定要把這些事情達成」的願景,我還給自己設了一個目標,如果沒達到目標就不回台灣,所以我很努力開發業務。

 

在北部開發業務,就是用管理員工的那一套,我記得第一個成單,就是在客戶的家庭聚會成單的。

 

那天是客戶小孩的生日,他們家很多人,然後那個客戶很喜歡喝酒,而且他們家後面有一個大烤爐,大家都在烤肉,從大概中午 12 點就開始烤肉喝啤酒,喝到晚上一直喝,一直喝到晚上 7, 8 點都沒停過。

 

這應該是我這輩子喝最多酒的時候了,那一年我大概喝了在台灣三年的啤酒量!肉也吃很多,但我不後悔,因為肉真的太好吃啦!

 

在北方,跟他們 social 除了對簽單有幫助,北方人會把你當朋友,然後掏心掏肺和你分享很多生活、做生意的眉角。

 

但是到了南方後,就沒這麼簡單了,南方人心防感覺比較高,我記得那時要去拜訪巴西蠻大的一個電信商,那個客戶是個男的。那男的我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渣男,如果我是女生,就會比較容易跟他談事情,但我不是女生,所以那男的就對我愛理不理。

 

其實我工廠有一兩位漂亮的員工,我原本想說帶她們去好了,但我覺得這樣好像有點怪,所以想說算了,我還是盡可能禮貌跟他聊,後來我發現這男的很喜歡衝浪,於是開始一直跟他聊衝浪,比如說:「哎~ 巴西哪邊可以衝浪啊?」

 

後來他的心房就打開了,我們也從這裡建立了關係,後來他也介紹了他的老闆給我,於是我們也開始有一些生意往來了。

外派生活・辣滋味

在瑪瑙斯最怕跳電 牆竟然噴水!

在  Manaus  公司有提供宿舍住,不過剛到宿舍之後,真的也是讓我嚇翻天了!宿舍的牆是水泥牆,我發現有一面水泥牆顏色越來越深,後來我受不了,就請人敲牆,結果發現牆裡的水管爆裂了,牆整個會噴水出來!還好是噴水不是噴泥沙,要不然就是靈異事件了,更恐怖喔~ 

亞馬遜沒有春夏秋冬,只有雨季跟乾季,一整年都像夏天一樣爆熱,而且Manaus  超常跳電,只要是跳電的晚上,就是會熱到瘋掉。那時只要一跳電,我就馬上跑去沖水,身體完全不擦乾就直接躺平繼續睡,但睡幾個小時醒來以後水又變熱了,又要再沖一次水。

震撼教育! 被搶劫 脫到只剩一條褲子

去巴西大概一個月後就被搶,也是我自己白目啦~

 

那天我半夜去酒吧,比較晚回家,因為巴西都是單行道,有時候明明要到對面而已,但司機就偏偏要繞一大圈才到對面,那我想就在這邊下,自己走馬路過去對面好了,

 

結果好死不死,準備要過馬路時,一個黑黑高高的人走過來,二話不說,從口袋中拿出一支槍,槍口輕輕放在我的額頭上。

 

當下我想說:「X,這不是開玩笑的吧?」

 

我當下真的是嚇到,很緊張,快哭了,不知道該怎麼辦,葡文只會講一點點單字,我就趕快掏錢給他,但錢給他了,他的槍還是沒從我的額頭上拿下來。大哥~ 你到底想怎樣?

 

我就跟他說,除了手機以外,其他的都能給你 (也包括衣服),然後我就開始脫衣服,最後只剩下一條短褲,而且光著腳,後來他的槍終於放下來了,我就趕快跑回家。

外派生活・甜滋味

玩瘋了! 亞馬遜河水上酒吧樂園

剛去巴西時,朋友跟我說:「你要去巴西,巴西是衝浪勝地好棒喔!」

 

但其實去的是瑪瑙斯(Manaus),那邊完全不靠海,根本沒辦法玩水,我一開始很痛苦。後來我自己去探索,我發現他們的亞馬遜河其實有很多東西可以玩,而且是在台灣很難體驗到的。

 

亞馬遜河的河域非常大,河裡有很多生物,像是鱷魚、食人魚,還有一種生物超可怕,它會透過你的尿液、或體液鑽進你的體內,超可怕的!所以你在水裡絕對不能尿尿,男生女生都一樣。

 

但還是有一些地方相對安全,他們的餐廳跟酒吧就會蓋在河上,如果要過去,就要坐小船或小快艇。當大家喝了酒以後,放音樂、開 party、玩 SUP、騎摩托車、跳進河游泳,那邊根本就是個水上樂園吶!

 

還有,他們的餐廳有兩個平台,然後平台下就是亞馬遜河,他們就在河上拉一條那繩子,然後喝完一杯 500 CC 的調酒後,看看你可不可以正常走過去。

 

你問我會不會有人喝醉酒,不小心跌下河裡去? 有啊,就是我 (笑)。

 

 

我也曾經想要找同事一起去,但後來發現不太好,因為我猜會敢玩這麼瘋的,可能沒有很多人,而且我怕他們會發現:「哦~ 原來我們的主管,可以玩成這麼瘋!」這樣我在公司和工廠就完全沒有威嚴了,所以後來我決定還是自己去好了 XD

 

 

2019 年過年的時候,那時一個人不知道要幹嘛,剛好之前飛巴西航空里程數都會爆多,里程數快要過期了,我想起了巴西的那段時光,我想說不然回巴西一趟好了 XD

中南美洲 為何沒人去巴西旅遊?

雖然很多人對中南美洲充滿好奇,而且巴西是南美洲最大的國家,但其實沒有很多人去巴西旅行哎,你知道為什麼嗎?

 

一個原因是,如果你去南美只去巴西的話,就只踩巴西這個點,可是如果你去其他國家,就可以一次採很多國家的點。

 

另一個原因是,從臺灣飛過去,通常是飛美國線,會先到西岸,然後往南轉機飛到其他的南美國家。但如果你要到巴西,你必須再轉機一趟,時間成本很高,而且你到了巴西之後還要調時差。

 

如果不是因為工作,我還是會想去巴西,但不會想在年輕的時候去,而且去這麼久,也不會想這麼在地去了解當地的人文風情。

 

我可能會在接近退休前,或有一個長時間休假時,像觀光客一樣,到巴西幾個特別的景點去走走。

巴西飲食回憶錄

公司會請巴西人做亞洲菜,但你可以想像,口味就是完全不一樣,週末我會去吃當地的牛肉,我最喜歡吃他們的牛肉( Picanha),真的很好吃!

 

還有亞馬遜的河魚,我不記得他的名字,那應該只有亞馬遜吃得到,味道有點像吳郭魚,但是土味比較重一點,他們會塞一些香料,或者是當地的一些調味料,我個人很喜歡這個食物。

 

還有一個叫做 farofa,就是黃黃的玉米粉

 

北方的 farofa 很硬,而且很乾,還會卡在牙齒裡,真的超不舒服,所以我很不喜歡,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北方人那麼愛吃,但南方的有調過,就比較好吃。

 

我曾跟南方的客戶聊到這個,我說:「欸~ 你們這邊怎麼跟北方不一樣?」他說當然啦~ 南方會特別調味,北方你吃會斷牙齒。

 

大部分食物我覺得都很不錯,都還蠻喜歡,但 farofa我真的不行。

Manaus 當地最難忘的食物 巴西莓

Açaí (巴西莓)  的果實來自於亞馬遜叢林,Açaí的原味不甜,很酸,但 Manaus 當地的小販會把Açaí調成酸酸甜甜的味道,然後在上面灑煉乳、花生粉、花生顆粒,真的超級好吃!

 

因為其他地方種植不了 Açaí,而且 Açaí不易保存,所以只有在 Manaus 當地或亞馬遜流域,才能體驗到最原味的Açaí ,我只在那邊吃過這種味道,在南方或其他地方就都沒吃過,真的最好吃就在那邊!

 

我原本還打算把 Açaí引回臺灣,為了這件事情,我還特別在半夜去海港一趟。那邊有市場,清晨 4 -5 A.M. 會有很多船載著海鮮回港,船上可能就載著從亞馬遜河採集到的 Açaí。

 

可是因為食品法的關係,原料沒辦法帶進台灣,所以後來只買了Açaí粉,因為粉才能夠帶進台灣。

 

但回到台灣之後,我始終做不出 Manaus 當地的味道,可能是我手藝太爛,後來只好放棄這條路了 (泣)。

亞洲人 在巴西很吃香

如果在美國,會有一種被歧視,人家不想鳥你的感覺,但在巴西,亞洲人不管是男是女,都相對比較吃香一點,自己會覺得:「哇,自己怎麼忽然好像變得很受歡迎?」這個很超出我意料之外。

 

如果在酒吧的話,台灣通常都是男生請女生喝一杯酒,然後開始聊天。但在巴西就很不一樣。

 

有一次我和朋友一起去喝酒,就只有自己跟朋友幾個人是亞洲人,人家很容易會注意到你。當我們要結帳時,還被服務生叫回來,說有一桌女生想請我們喝酒。你就會覺得待遇跟台灣比起來怎麼跟這麼不一樣,文化差異怎麼這麼大!

外派人生・色香味俱全

中南美工作三年的心得

這三年對自己的人生有非常大的影響,當初如果沒有去巴西,以後可能也沒機會去,職涯上可能也沒機會管理這麼多人,學習到這麼多的事情。也沒機會去一個離台灣如此遙遠的國度,去體驗一個跟台灣差這麼多的世界,真的是非常可貴的回憶。

如果未來疫情好轉,我很鼓勵大家去中南美洲看一看,真的會有很不一樣的體驗。

🍹 Wayne想說(...)

在巴西有兩種回憶,讓我覺得非常幸福:

第一種,是員工會跑來跟我說:「真的很謝謝你!」

 

因為當地的生活條件並不好,很多員工是一家的經濟支柱,所以他們來工作都帶著重大的責任。每當我想到這件事,我會覺得我不只是在幫公司做事,我同時也養活了很多的家庭,我覺得很棒!

 

 

第二種,當我每一次去旅遊的時候,我都會帶著台灣的國旗,跟大家介紹台灣,然後跟大家一起合照,當下真的是很感動,會有滿滿的幸福感和開心感!

 

分享幸福,分享快樂,幸福和快樂其實真的很簡單。

帶著任務出發的外派生活其實不有趣,但這個經驗是這輩子最可貴的回憶之一…..

「雖然偶爾很辛苦,但不後悔」,謝謝這趟中南美洲外派生活的分享,給了我們不一樣的人生觀。謝謝支持本節目創作的來賓與聽眾們…無論生活有多麽的嗆辣,我們都要正向思考與樂觀面對,寫下屬於自己精彩的故事。

下一集,敬請期待。

拉丁美洲 外派巴西 的wayne 上拉丁賽節目分享
圖/拉丁賽Podcaast錄音截圖

歡迎追蹤IG,掌握節目即時訊息喔!

MORE

聽見拉丁賽

看見拉丁賽

拉丁賽哥倫比亞訪談

EP.11 南美入門第一選擇|探索毒梟王巴勃羅的故鄉:波科大與麥德林13區

這是一份份送給自己最大的30歲生日禮物—–環遊世界。來到了一個從沒想過要去的中南美洲的哥倫比亞,當時只是因為秘魯的簽證快要到期,但也可能是沒有特別先做功課,期待值也比較低,沒想到後來的哥倫比亞已成了達叔在環游世界中最喜歡的國家之一,波哥大也成了他最喜歡的城市之一。大部分的人是從北美洲飛到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進入,而這趟旅程是從巴西亞馬遜進入哥倫比亞。雖然哥倫比亞佔了旅行當中的1/9的時間(大約20天左右),但當來到萊瓦鎮(Villa de Leyva)的達叔卻發現….我待的時間真的不算長,其他旅客都旅遊了一個月、兩個月、甚至三個月以上。

閱讀更多 »
中南美洲的鬼故事

EP.14 中南美最神秘的吸血鬼與最厲女鬼「憂羅娜」再度降臨

中南美洲有一個比較近代的鬼故事,就是卓柏卡布拉(西班牙語:Chupacabra),這個名字來自西班牙語中的吮吸(chupa)與山羊(cabra),是一種被認為有可能存在於美洲的吸血鬼動物。而哭泣的憂羅娜,是中南美洲最知名的恐怖傳說之一,訴說著一個悲傷與絕望的故事,哀悼著一個女人慘痛決定的後果。

閱讀更多 »